科學家認為,二氧化碳、甲烷、氧化亞氮、氟氯碳化物、水蒸氣等溫室氣體,吸收太陽輻射,增加了地球的溫度,造成全球變暖。

大家肯定會首先想到工業污染、交通擁擠造成了全球暖化。這個想法沒有錯。但是,在造成全球暖化的多種因素中,哪種因素是最首要的呢?答案居然是:畜牧業!你一定想不到。

2016年11月29日,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公布長達400頁的報告-《牲畜的巨大陰影:環境問題與選擇》揭示了一個雷人的事實:畜牧業是造成氣候暖化的頭號因素。報告指出:「無論是從地方或全球的角度而言,畜牧業都是造成嚴重環境危機前三名最主要的元兇之一。」

 

全球性的全素飲食轉移,是挽救世界飢餓、能源危機和氣候變遷至關重要的一環。

——聯合國環境署,2010年

 

過去十年來,「吃素救地球」、「週一無肉日」等的口號在世界各地屢見不鮮。聯合國底下的各個機構,更是年年呼籲社會大眾改變以肉食為主的飲食型態,倡導大幅削減日常肉食攝取,以降低全球溫室氣體的排放量。

 

去年十月,聯合國糧農組織(FAO)在最新的2016年〈糧食及農業現況報告〉中指出,全球農業(包含林業、漁業和畜牧業)排放約五分之一的溫室氣體總量,和全球的交通運輸產業(計入航空和海上運輸)旗鼓相當。該報告呼籲,各國政府應採取積極作為,以減少動物性來源飲食,因為這不但能大幅減少負面環境影響,對人體也有潛在的健康效益。

 

而究竟減少肉食攝取,可以對環境有哪些助益?

 

▌溫室氣體排放,僅次能源污染

首先是畜牧業排放出的溫室氣體:牲畜飼養造成的溫室氣體,一方面來自反芻動物(牛、羊)本身所排放的甲烷(CH4)、大量動物排泄物產生的氧化亞氮(N2O),另一方面來自各種肥料產生的氧化亞氮,以及為了種植大豆、玉米等動物飼料,因而砍伐熱帶雨林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和氧化亞氮。水產養殖也同樣會造成氧化亞氮的排放。

 

全球畜牧業排放了超過70%的非二氧化碳溫室氣體,其中的甲烷分子因暖化效果比二氧化碳分子要強上25倍,尤其令人擔憂。這些溫室氣體排放量,雖然不比燃燒石化燃料的排放量要多,但也已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規模。減少畜牧業和林業碳排放的重要性,絕對不亞於能源產業。

 

▌惡性循環,生物多樣性流失

除了上述從溫室氣體排放,集約畜牧養殖另一個重要的負面影響,是全球生物多樣性的流失。

 

在南美洲,牛隻放養和大豆種植(為製造動物飼料)是熱帶雨林消失的主要原因。生物多樣性的流失和物種滅絕,不只是因為棲地被破壞,也導因於單一作物的大量種植,以及深受化肥、排泄物汙染的水體與土壤。

 

此外,熱帶雨林的消失同步加劇全球暖化,逐漸上升的溫度使得森林和其他生態系統變得更加脆弱,易於起火、產生病蟲害或使物種滅絕,種種現象又進一步造成生物多樣性下降、雨林消失,然後再進入加劇全球暖化、生物多樣性下降的惡性循環之中。

 

自然環境中的生物多樣性,與生態系統能提供給人類各種無法取代的生態服務息息相關。生物多樣性的消失,不僅會讓生態失衡、氣候失調,亦會威脅糧食安全、影響農業生產、導致害蟲和疾病的管控失調;一旦大自然裡各種養分的循環遭到破壞、自然生態中珍貴的藥用資源將會消失,遭受汙染的空氣、水和土的淨化亦會變得困難。種種影響,都大大增加了人類疾病和農業蟲害的風險,最後造成人類社會嚴重且無法彌補的經濟和生命損失。

 

▌動物排泄物,汙染的兇手

隨著全球集約家畜、家禽的飼養規模大幅增長,動物的排泄量平均而言,超過人類三倍以上,如此巨量的的排泄物,亦是不可輕忽的汙染源。美國農業部(USDA)曾估計,200隻乳牛排放的含氮排泄汙水,相當於一個1萬人的社區;而由於集約養殖的大型工廠,通常不會設置能夠負荷如此龐大排泄物的汙水處理設施,各地大量的、未經處理的動物排泄物,也因此成為地區性空氣(有毒異味)和水土的關鍵汙染源。

 

此外,許多動物排泄物裡帶有病原體(如:大腸桿菌、其他糞便大腸桿菌群),這些糞便又通常夾帶養殖過程中施打的各種賀爾蒙、抗生素等等,就這樣透過排放進入土壤和水體,直接或間接地經由飲用水和食物影響人類健康。

 

同樣的,為了餵養數目龐大的家畜禽而並存的大型工業化單一作物農業,也會使用大量的化肥、殺蟲劑、除草劑和密集耕作,這些農業生產亦如惡性循環般地汙染了水體和土壤,危害野生動植物,對環境和人類公衛健康,都產生嚴重的負面傷害。

 

▌土地、水資源的失衡

生產一公斤的肉食所需要投入的水和土地資源,常常被拿來和生產同樣重量的植物飲食做比較。根據非營利組織「水足跡網絡」的計算,生產一公斤的牛肉,平均需使用超過1萬5,000公升的水,這個計算為整個畜牧產業鏈的用水量,包含集約養殖的牛隻每天的飲用水、穀物飼料種植使用的水資源、清潔養殖場和屠宰場…等等。

 

至於土地面積的使用,各種計算結果亦不大同,但平均而言,一般性的動物性飲食比素食者多出2.5倍到9倍的土地面積需求,以及5倍到18倍的土地利用。姑且不論食物和能量之間的轉換效率是如何被計算的,這邊需要傳達的訊息是,目前已開發國家的一般性動物性飲食,在水、土地和其他資源的使用效率,以及汙染而言,迫切的需要被改變與重新定義,好以符合地球所能承載的環境壓力。

 

此外,已開發國家的文明病和肥胖蔓延,食物浪費普遍,而另一端許多開發中國家,卻是水資源極度缺乏,超過一億的人口極度貧窮,上億人口飽受長期慢性飢餓和營養不良之苦。世界人口預計在2050年將成長到9.7億,在種種情況下,如何營養均衡地餵飽更多人,且平衡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巨大落差,嚴格地檢視生產肉食所使用的資源,不失為一個重要的起步。

 

▌海洋資源枯竭

目前世界上絕大多數的養殖漁業,都跟上述的畜牧養殖一樣,也屬密集產業,都會產生大量排泄物,養殖過程中也仰賴大量抗生素與賀爾蒙。密集養殖的魚類生存在壓力極大的環境裡,感染、寄生蟲滋長、發育不良、突變都是常見的事;這些被養殖的魚不論是鹹水魚還是淡水魚,一旦逃脫進入自然環境中,都有可能二度感染野生魚類,或汙染野生基因庫,此類例子,屢見不鮮。目前全球的海洋資源,已約有85%面臨耗竭和嚴重汙染的困境。

 

另一個嚴重的狀況是,很多早就因被過度捕撈而枯竭的野生海洋資源,在養殖漁業中再被捕獲製作成飼料,惡性循環不僅加劇海洋生態的崩潰,也同樣剝奪了許多當地居民賴以為生的漁獲和蛋白質來源。事實上,許多海洋漁獲,或是因污染而不適合人類食用的漁獲,其實也都輾轉被製作成養殖漁業的飼料,最後,一樣進入人類的食物鏈。

 

 

▌嚴格素食者的怒吼:動物權利在哪!

(動物產業對動物和工人而言) 在任何一個環節上都是一個極其殘忍的體系。

——麥可.波倫,《畜牧業的陰謀》

 

集約動物飼養在全球化的時代裡越來越普遍,且都強調「有效率」的工廠式運作,致力於在最短的時間之內,用最少的資源、最小的空間,將「飼料」轉變成可以販賣的「肉品」;可想而知,越集約的飼養、越有效率的生產,對動物本身越是一場災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