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人體中,能夠燃燒產生能量的營養素有三大類─醣類(Carbohydrate)、脂質(Lipid)及蛋白質(Protein)。說到脂質,大家比較熟悉的就是平常燒菜料理用的「油(Oil)」了,像是大豆沙拉油、橄欖油、葵花油,或是媽媽坐月子要用的麻油,而我們今天要談的是另外一種脂質─磷脂質(Phospholipids)。那什麼是磷脂質?可以吃嗎?

什麼是磷脂質

磷脂質在整個大分類上屬於脂質,但與烹調用油有很大的不同。磷脂質又可以再細分成兩大類─甘油磷酯(Glycerophosphatides)及鞘磷酯(Sphingolipids),甘油磷脂在結構上跟三酸甘油酯比較相像,都是由一顆甘油加上脂肪酸結合而成的,但是磷脂質又多了「磷」(準確地說,是含有磷酸根),而這個「磷」使得磷脂質在體內的有較「不一般的用途」!一般最常聽見的磷脂質就是卵磷脂了

常見的磷脂質如下:

  • 磷脂醯膽鹼(phosphatidylcholine, PC):含量最多的磷脂質,結構中含有膽鹼,在身體具有許多功能
  • 磷脂醯乙醇胺(phosphatidylethanolamine, PE):在腦部含量豐富(約占腦部磷脂質的45%)
  • 磷脂醯肌醇(phosphatidylinositol, PI)與細胞傳訊分子有關
  • 磷脂酸(Phosphatidic acids):結構最簡單的磷脂質
  • 磷脂醯絲胺酸(Phosphatidylserine, PS)PS是PE的前驅物(也就是原料),研究發現

卵磷脂簡介

卵磷脂(Lecithin)最初由雞蛋的蛋黃中發現,由希臘文卵黃(Lekithos)而得名。後來在其他食物中也可發現,像是黃豆、蛋、奶、向日葵等,從大豆提煉而來的就稱為「大豆卵磷脂」。目前市面上的卵磷脂是含有磷脂酸、脂肪酸、磷脂醯膽鹼(PC)、磷脂醯乙醇胺(PE)、磷脂醯肌醇(PI)及磷脂酸(PA)的一種混和物[註1]。

[註1] 學理上的卵磷脂單指磷脂醯膽鹼,而市售的卵磷脂指的是一群磷脂質的混和物,不過這只是定義及翻譯名稱上的問題,不管是哪種定義,都有為數不少的磷脂質存在。

卵磷脂的功用

脂質(Lipid)在體內的功能很多,絕對不是只有變胖增加體脂肪而已,像是卵磷脂就還有一些不同的功能

1. 磷脂質是細胞膜的成分

我們說,細胞膜為磷脂雙層構成,磷脂質為細胞膜的主要成分,而且不同部位的細胞,所含的磷脂質種類、比例也稍有不同。細胞膜上含量最多的磷脂質為PC,佔所有磷脂質的40-50%,其次為PE,約佔20-50%,但是在腦部就不同了,腦部約有45%是PE。也就是說,卵磷脂能夠保護細胞結構,維持細胞膜的完整性,使細胞功能正常,尤其是腦部、神經系統、心血管系統、肝臟等重要器官!

2. 幫助腦部發育及維持神經正常功能

卵磷脂中的磷脂醯膽鹼(PC)含有一個叫做「膽鹼(choline)」的重要成分,這個成分能合成乙醯膽鹼(一種神經傳遞物質),為神經細胞溝通的橋樑,參與腦部記憶、專注、學習等功能!因此,孕婦、哺乳媽媽,可以適時補充卵磷脂,幫助腹中胎兒、喝母乳的小貝比腦神經發展。

3. 維持血脂質(血油)正常

卵磷脂不只是細胞膜的成分,也是血中脂蛋白的成分!就是常聽到的高密度脂蛋白(HDL-C,好的脂蛋白)、低密度脂蛋白(LDL-C,壞的脂蛋白) 。脂蛋白是體內運送脂質、膽固醇的運送者,一旦體內脂蛋白量不夠、比例不對,血油就會上升。

卵磷脂中的PE是脂蛋白分泌的關鍵。

4. 護肝

肝是一個沉默的器官,像是營養素的代謝、藥物代謝、解毒等等都是由它負責。剛剛講的膽鹼,在體內還有一項重要功能,就是趨脂物質,與肝臟中的脂質代謝有關,一旦缺乏容易出現非酒精性脂肪肝,也就是大量脂質堆積在肝中,脂肪肝如果放任不管,則會演變成有肝纖維化、肝硬化。

5. 幫助入睡

現代人處在長期緊張與壓力下,很多都有焦慮、易怒、失眠等神經衰弱的症狀,補充卵磷脂可以帶給神經營養,能幫助神經穩定,也能使心情較為穩定、放鬆!像是更年期內分泌失調引起的自律神經失調、睡眠障礙等,可由補充卵磷脂獲得舒緩。

那麼PS是什麼?加了PS很厲害嗎?

PS是磷脂醯絲氨酸(Phosphatidylserine)的縮寫,它也是磷脂質的一種,在體內可經由去羧作用,轉變成PE(也就是剛剛提到,腦部含量豐富的那種磷脂質)及其他磷脂質。PS也是一種重要的細胞膜磷脂質,與其他磷脂質(像是PE、PC、PI等)結合後,共同維護細胞穩定性!而且PS也跟訊息傳遞有關,維持細胞功能正常。

 

市售卵磷脂是PC、PE、PA、PI等磷脂質的混合物,並沒有PS!所以,加了PS會使卵磷脂在磷脂質的完整度、效果都會向上提升!

 

參考資料

1. Wiki-Phospholipid、Lecithin、Phosphatidylserine

2. Corbin, Karen D., and Steven H. Zeisel. “Choline metabolism provides novel insights into non-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its progression.” Current opinion in gastroenterology 28.2 (2012): 159.

3. Vance, Jean E., and Guergana Tasseva. “Formation and function of phosphatidylserine and phosphatidylethanolamine in mammalian cells.” Biochimica et Biophysica Acta (BBA)-Molecular and Cell Biology of Lipids 1831.3 (2013): 543-554.

4. Vance, Jean E. “Thematic Review Series: Glycerolipids. Phosphatidylserine and phosphatidylethanolamine in mammalian cells: two metabolically related aminophospholipids.” Journal of lipid research 49.7 (2008): 1377-1387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