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據衛福部死因統計,每年約13,000人死於慢性肝病、肝硬化及肝癌,慢性肝病及肝硬化為全國主要死因的第9位,而肝癌則為全國主要癌症死因的第2位,光是前十大死因,肝疾病就囊括2個名次,肝臟一直都是一個非常沉默的器官,也是最重要的器官,之所以沉默是在於他是人體中唯一沒有神經的器官,所以無論他有多痛、多累或多受傷你都不知道,通常都是到檢查的時候才發現已經是晚期了,大家都常忽略掉我們還有一個器官叫做「肝」;為什麼他這麼重要呢?肝臟是由各種不同功能的細胞組成,有肝細胞、膽管上皮細胞、內皮細胞、Kupffer細胞、星狀細胞等細胞構成,因為有多具功能性細胞組成,肝臟在體內的角色非常多樣,他有以下幾大主要工作。

1.負責解毒與排毒

我們吃進去的食物、藥物、呼吸進去的各種有毒氣體、以及無法及時排出體外的宿便,都要先通過門靜脈收集,然後在肝內被解毒和清除。

2.進行代謝作用

如葡萄糖可以在肝臟中合成肝醣,而在肝臟中也能藉由合成肝醣、分解肝醣以及糖質新生,來維持體內血糖的穩定。

3.儲存營養素

肝臟可以儲存肝醣、維生素A、維生素D、維生素B12、鐵質等營養素。

4.負責合成調節生理的功能性物質

肝臟可以合成具有調理身體的功能性蛋白質、合成尿素、合成與分泌膽汁、協助藥物或毒物代謝與排除、發揮免疫力等功能。

從以上這些主要功能中可以明顯看出,其實如果你的肝壞了,你應該也好不到哪裡,所以才有一句話,「肝若好,人生是彩色的;肝若不好,人生是黑白的」,造成肝臟疾病的原因有很多,主要的肝病為B、C型肝炎,這兩種肝炎都會傳染,以下為他們的傳染途徑方式。

1.B型肝炎

B型肝炎發病通常不明顯,症狀包括厭食、隱約的腹部不適、噁心、嘔吐等,有時會有關節痛、出疹、黃疸或輕微發燒,目前有疫苗可以施打,但還是有0.8%的兒童得到。B型肝炎主要是藉由體液或血液,經由親密接觸、輸血、注射等途徑而傳染,一般分為垂直傳染及水平傳染兩類。

垂直傳染:指帶原的母親在生產前後將B型肝炎病毒傳染給新生兒,台灣過去約有40-50%的帶原者經由此途徑傳染。

水平傳染:含有病毒的血液或體液透過皮膚或粘膜進入體內而感染,因此輸入未經檢驗之血液及其製劑、共用針頭或注射器、針灸、穿耳洞、紋眉、刺青、共用牙刷或刮鬍刀、不安全之性行為等,都可能感染。

2.C型肝炎

病毒性C型肝炎發病通常不明顯,急性感染後約20-30%患者有臨床症狀,可能出現發燒、疲倦、厭食、隱約腹部不適、噁心、嘔吐或黃疸等相關症狀等,可經由血液或體液透過皮膚或粘膜進入體內而感染,感染C型肝炎病毒後約70%-80%會演變成慢性肝炎。慢性C型肝炎患者,約5-20%於20-30年間可能演變為肝硬化,約1-5%死於慢性肝炎的併發症(肝硬化與肝癌),而目前沒有疫苗可預防。傳染途徑包括:輸血、打針、血液透析、針灸、刺青、紋眉、穿耳洞、共用牙刷或刮鬍刀、不安全之性行為等。

雖然以上提到主要肝臟致病的部分都與病毒相關,但事實上作息及飲食的不正常也會導致肝臟受損,也有很多類似案例會引發生命危險,雖然肝臟不會痛,但還是會發出一些訊息讓你知道該對他好一點了。

如果以下列出的狀況就是你現在的感覺,請慎重地看待這件事!!

1.無端感到疲倦、無端感到煩躁、焦慮和憂鬱。

2.眼睛乾澀或者死魚眼、口幹口苦、偏頭痛。

3.頭髮經常很油。

4.出現粘便、有體臭。

5.腰部贅肉增加、脾氣特別大、失眠多夢。

6.前胸後背有紅痣。

7.指甲有明顯豎條紋、臉龐兩邊有肝斑。

8.腺增生和婦科問題。

那我們該如何選擇適合的營養補充呢?!

1.蛋白質

蛋白質是修補肝臟細胞所需的重要營養素之一,雖然市面上有許多蛋白食品,但大多都被加工,通常加工後的蛋白都會比較差,建議還是從天然的食物做攝取,例如藍藻、黃豆、堅果或種子等食物。

2.維生素B

因作息不正常導致睡眠不足,當睡眠不足我們體內的B群容易流失,尤其維生素B群屬於水溶性維生素,水溶性維生素平時的流失以及一天所需的含量就很高了,一旦維他命B群不足,肝臟負擔就會加重,每天建議的維生素B群用量約為80~100毫克。

3.維生素C

肝本身的作用在於解毒,而當肝臟在解毒時會產生許多自由基,自由基對於人體而言屬於一種毒,當有些過氧化脂質,或是藥物在肝臟代謝時,都可能會產生自由基,維生素C具有抗氧化功能,可以保護肝臟,防止肝硬化,維生素C也參與了肝臟重要的代謝作用,此外維生素C還能促進腸對於鐵和維生素B12的吸收,達到減低血脂及預防脂肪肝的作用。

4.維生素E

維生素E能對抗自由基,達到防止肝組織老化的作用,另外在肝臟脂類過氧化的時候,維生素E可以通過其抗氧化能力防止脂類氧化,減緩脂肪肝的加重,但維生素E為脂溶性維生素,最好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,成人每日服用維生素E的上限攝取量為12毫克,過量可能導致中風。

資料來源

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

1.Sheila Sherlock, James Dooley. Diseases of the liver and biliary system, 11th ed. Oxford, UK ; Malden, MA : Blackwell Science. 2002.

2.David Zakim, Thomas D. Boyer. eds. Hepatology : a textbook of liver disease, 4th ed. Philadelphia: Saunders. 2003.

3.Altekruse SF, McGlynn KA, Reichman ME.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cidence, mortality, and survival trends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1975 to 2005. J Clin Oncol 2009;27:1485–91.

4.Parkin DM, Bray F, Ferlay J, et al. Estimating the world cancer burden: GLOBOCAN 2000. Int J Cancer. 2001;94:153–156.

5.London WT, McGlynn KA. Liver cancer, In: Schottenfeld D, Fraumeni JF Jr, editors. Cancer Epidemiology and Prevention. ed 3. New York, NY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; 2006. pp. 763–786.

6.Seeff LB. Introduction: The burden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. Gastroenterology. 2004;127:S1–S4.

7.Wasley A, Grytdal S, Gallagher K. MMWR Surveillance Summaries. Vol. 57. Atlanta, GA: 2008. Surveillance for acute viral hepatitis — United States, 2006; pp. SS–2. 1–24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