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代人在生活中所累積的壓力非常多,而且壓力大部分都是在毫無感覺的情況下慢慢增加,漸漸的身體就會逐漸出現許多毛病,而最貼近人生活的就是飲食,大部分都是由飲食著墨,大家都希望攝取的營養可以在身體的保養上達到一定的效果,今天和大家介紹耳熟能詳的薑黃。

薑黃原產於熱帶泰米爾納德邦、印度東南部,它的根部以及地下莖可以磨成粉做為調味料以及天然色素使用,從中藥的角度來看,薑黃味辛、苦,性溫,主要功用是破血、行氣,也就是活血化瘀。薑黃較為人注意的就是類薑黃素中的薑黃素,許多研究證實其具有很好的藥理作用,只是一般而言,我們在平時的飲食中,只有吃咖哩的時候才攝取到少量的薑黃素,而大家更要注意一件事,薑黃的水溶性不佳,較易溶於有機溶劑或油脂,而咖哩通常為油脂調理,薑黃素較容易溶於咖哩,所以較容易吸收,此外,它在人體腸道以及肝臟的代謝很快速,所以即便你成功吸收了,在體內也留不太住,所以市面上出現三種薑黃食品模式,為了幫助大家在吸收薑黃素的效果更好。

三種薑黃食品模式

奈米薑黃

將薑黃以奈米膠體的方式製備,將原本顆粒大小約為22.75um的薑黃粉縮小至 0.19um,可提高溶解度、且耐光、對熱也很穩定。研究者把30mg的奈米薑黃包覆在澱粉製作的膜當中,並搭配100mL開水讓受試者攝取,之後抽血檢驗血漿中薑黃的含量,發現奈米薑黃的利用率比薑黃粉增加了27倍,大約在攝取後的 30分鐘血漿中可偵測到的濃度最高,之後便開始下降,到了六小時會稍微提高,爾後就直線下降。

薑黃脂質體

薑黃是脂溶性的成分,因此研究者將薑黃製作成為固體的脂質薑黃顆粒,讓受試者分別攝取含有650mg薑黃脂質體的膠囊以及95%的薑黃萃取物,攝取薑黃脂質體的受試者在2小時後血漿中可偵測到薑黃素的高峰濃度,為22.43 ng/mL,而薑黃萃取物的組別血漿中則無法偵測到薑黃。

磷脂質複合物

薑黃素因為具有極性基所以可以氫鍵、偶極力和卵磷脂形成複合物。有廠商將薑黃抽出物以1:2的比例和卵磷脂結合,在動物實驗中發現此複合物比一般的薑黃吸收率提高了20倍以上。人體試驗則讓實驗組受試者分成「攝取低劑量」及「高劑量薑黃–磷脂質複合物」的實驗組,分別攝取約209mg以及376mg的此複合物;以及攝取1800mg一般薑黃素抽出物的控制組。結果發現,控制組血漿中偵測不到薑黃,實驗組則皆偵測得到,其中高劑量組在攝取後的2小時,人體血液中濃度可達顛峰,約為50.3ng/dL,隨後便慢慢下降。整體而言,此產品的人體吸收率比一般的薑黃提高29倍。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人體血漿中可偵測到含量最高的薑黃抽出物不是薑黃素,而是薑黃當中的另外一個成分 demethoxycurcumin。

三種薑黃目前較確定對人體的好處

1.緩解憂鬱

薑黃中的薑黃素具有緩解抑鬱症以及提升抗抑鬱藥功效的潛力,因為它能抑制單胺氧化酶活性、會影響血清素及多巴胺的釋放、調節下視丘–腦垂腺–腎上腺軸(hypothalamic–pituitary–adrenal axis)、調節神經營養因子(neurotrophic factors)、海馬迴的神經生成以及神經可塑性。

2.緩解關節炎

學者發現高劑量的薑黃的抗發炎能力,對於關節炎可能具有緩解的作用,關節炎患者的促發炎細胞激素及酵素通常會有調節異常的狀況,其中包括了TNF-a、IL-1b,以及調節前列腺素(prostaglandins)及白三烯素(leukotrienes)的COX-2 和脂質氧化酶,因此具有抗發炎能力的薑黃素便被應用在關節炎的治療中。

3.大腸激躁症

大腸激躁症是一種大腸的慢性疾病,最常見的症狀包括腸絞痛、腹痛、腸脹氣、腹瀉及便秘等等,只是目前原因尚不明,研究發現低劑量及高劑量組分數分別降低了22%以及25%,而介入後大腸激躁症的盛行率則分別降低了53%以及 60%。

資料來源

1.Sasaki H, Sunagawa Y, Takahashi K, Imaizumi A, Fukuda H, Hashimoto T, et al. Innovative preparation of curcumin for improved oral bioavailability. Biol Pharm Bull. 2011;34 (5):660–5.

2.Gota VS, Maru GB, Soni TG, Gandhi TR, Kochar N, Agarwal MG. Safety and pharmacokinetics of a solid lipid curcumin particle formulation in osteosarcoma patients and healthy volunteers. J Agric Food Chem. 2010;58(4):2095–9.

3.Cuomo J, Appendino G, Dern AS, Schneider E, McKinnon TP, Brown MJ, et al. Comparative absorption of a standardized curcuminoid mixture and its lecithin formulation. J Nat Prod. 2011;74(4):664–9.

4.Fernanda Neutzling Kaufmann, Marta Gazal, Clarissa Ribeiro Bastos, Manuella PintoKaster, Gabriele Ghisleni. Curcumin in depressive disorders: An overview of potential mechanisms, preclinical and clinical findings. European JournalofPharmacology784(2016)192–198.

5.Chandran B, Goel A. A randomized, pilot study to assess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curcumin in patients with active rheumatoid arthritis. Phytother Res. 2012;26(11):1719–25.

6.Bundy R, Walker AF, Middleton RW, Booth J. Turmeric extract may improve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symptomology in otherwise healthy adults: a pilot study. J Altern Complement Med. 2004;10(6):1015–8.